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离怨是司音杀的

    “血债血偿!”

    “杀!”

    绞肉机似的战场上,亲眼目睹桑籍惨死的央措和连宋,如同疯魔。

    不似原著一般划水、捞军功、混资历,反而联手在战场纵横厮杀,联手逼近翼族大皇子离怨。

    要让擎苍血债血偿。

    让他的儿子为桑籍偿命。

    “拦住他们!”

    被令羽和白浅联手围住的离怨,见到一脸不善,朝他杀将过来的央措和连宋。

    顿时惊慌失措。

    连忙命令围住自己一侧的翼族将领拦住他们。

    他本以为自己的本事,只要有意避着上神,又有人贴身保护,天族上仙会如砍瓜切菜一般,被自己斩杀。

    没想到,当初被扣押在大紫明宫的墨渊弟子会盯上自己。

    更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出乎意料的强大和难缠。

    数次令他险象环生,与死亡擦肩而过。

    如今,又被两个天族皇子视为眼中钉,惊怒之余,又无可奈何。

    而白浅和令羽,趁着离怨分神的功夫,立刻欺身而上,手中的玉清昆仑扇和仙剑大动。

    清光弥漫,剑光犀利。

    离怨被前后夹击,一招不慎,被刺破肩头。

    鲜血泼洒间,跌落在地。

    又被白浅和令羽乘胜追击,此消彼涨,顿时落入下风。

    很快就被令羽虚晃一招,一点寒星晃眼,紧接着一剑穿胸而过。

    再用力一搅,带起大片的血花。

    “啊!”

    “噗!”

    离怨大声痛呼,鲜血不断喷出,难以置信的眼神逐渐涣散,意识渐渐模糊。

    “这怎么可能!”

    “我是未来的太子、翼君,还有宏图霸业没有实现,怎么可能会死!”

    离怨满脸不甘的死去。

    顿时令小片战场霎时一静。

    周围的翼兵像是傻了一般,士气大损,战意不断消退。

    一时间,翼军死伤惨重。

    天族将领反而士气如虹,连连告捷。

    “大哥!”

    正在人群中奋力拼杀的胭脂,亲眼目睹离怨死在自己面前,顿时大惊失色。

    满生怒气,大发神威。

    红莲业火焚烧,拦路的天族尽数葬灭。

    “让她过来!”

    白浅挥手,让天族将士将胭脂放过来,这位翼族小公主天真烂漫,曾在大紫明宫帮助过她。

    若非两人所处阵营对立,怕会成为最好的朋友。

    白浅心中闪过一抹遗憾,却强压在心头。

    看着痛哭不止的胭脂,略微有些不忍。

    旋即玉清昆仑扇旋转飞起,天地昏黄,罡风大作。

    两柄杀气四溢的仙剑被她拦住,倒飞而回。

    落入央措和连宋手中。

    “央措,你要做什么!”白浅厉喝,对这位天族大皇子,她实在缺乏好感。

    “司音,她是翼族的人,桑籍惨死,但凡翼族之人,都该死!”

    “千刀万剐!”

    “离怨多行不义,自然该死!”

    白浅护住胭脂,“可胭脂公主天真善良,并未取过天族一人性命,便是此番大战,也是将士兵打伤,不该因为父兄之过而受累,大皇子还请莫要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司音!”

    央措怒目圆瞪,想到司音三番五次地破坏自己的好事,又想到桑籍惨死,救援不及就是因为司音的缘故。

    心中更是恨毒了对方。

    语气不善,心中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看向白浅的目光满是杀意。

    “司音,你当真要阻我,护着这个翼族女人!”

    “是!”

    白浅毫不犹豫的回答,声音斩钉截铁,语气铿锵有力。

    任谁都能听得出他态度的坚决。

    “你当真要与我过不去!”

    “不是我与大皇子过不去,而是大皇子咄咄逼人!”

    “那就休怪我无情!”

    “大哥!”

    连宋伸手想要拦住央措,却晚了一步,眼睁睁看着被怒火冲昏头脑的央措,猩红着眼,不管不顾地朝着司音杀去。

    心中虽然气愤司音的多管闲事,也恼怒自家大哥不以大局为重,在这个战场厮杀的节骨眼上内乱。

    可看着有玉清昆仑扇傍身的司音,大发神威,举动时间,排山倒海。

    将大哥压得落入下风,身上不时多出几口伤口。

    到底顾忌亲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一咬牙,同样持剑杀了过去,跟央措联手,挥出恢弘剑光,攻向司音。

    令羽也气不过,同样加入进去。

    一时间,这片战场乱作一团。

    …………………………………………………

    “你在自己骨血身上施加了血咒!”

    墨渊面色一寒,冷声说道。

    方才他与擎苍势均力敌,激战正酣,眼看就要压制对方的时候,擎苍忽然实力大增。

    反倒是自己落入下风。

    不得不令他多想。

    眼角余光瞧见司音所在战场的境况,见到惨死的离怨后,恍然大悟。

    “这个废物,辛苦养了这么多年,竟然连半柱香的时间都没撑住,死了也好!”

    擎苍冷笑,说出的话更是残酷无情,双目灼灼地盯着墨渊,战意冲霄。

    “墨渊!今日一战,既然你不知死活的掺合进来,本君就先送你上路。”

    说话间,擎苍战斧高举,挥舞间划出一道数千丈的斧光,将一方空间都劈得粉碎。

    冰封的若水河都散落成大片冰晶琐屑。

    墨渊也不甘示弱,手中轩辕剑舞得密不透风,以攻代守。

    招招杀机,直指擎苍要害。

    两大上神从天空打到地上,山河破碎,地动山摇。

    ………………………

    一场交战,最终以翼族局面不利而暂时停止,双方各自在若水河两岸安营扎寨。

    紧密部署,调兵遣将。

    翼族损失惨重,心情低落,天族同样死伤不少。

    翼族大营,擎苍拿着胭脂自昆仑虚盗来的阵法图,决定明日要撕开天族防御的空子。

    让整个天族大军都葬送在若水河中。

    而天族大营内。

    气氛同时十分凝重,司音和天族大皇子央措的内杠和恩怨,不少天族将领亲眼见到。

    哪怕此刻他们也在针锋相对。

    央措更是仗着大义,毫不客气地厉声质问,“墨渊上神,此番我天族与翼族大战,事关整个四海八荒的安危,容不得出半点差错!

    司音上仙虽是你的徒弟,可他不顾大局,在战场之上公然包庇擎苍之女,致使大好战局丧失,莫非他与那翼族公主有着不可告人的私情。

    上神身为我天族战神,向来铁面无私,想来定会秉公执法,不会因为司音上仙出自昆仑虚,就对其罪行视而不见,定能给军上下一个交代,让我等心服口服!”

    央措说得一脸大义凛然,言语之间,自己仿佛是一个为天族鞠躬尽瘁,视死如归的忠将,却因为司音阻拦,而白白丧失痛击敌军机会的无奈之人。

    为战死的天族将士痛心疾首,讨还公道的忠勇之辈。

    而司音则成了与敌军勾结之人。

    只是,他没注意到的是,整个营帐内,大多的天族将领目光诡异。

    那位赶来友情支援的青丘狐帝第四子白真上神,看他的目光更是冰冷刺骨。

    直到他洋洋洒洒地说完,才察觉到营帐内安静如鸡。

    沉默的可怕。

    “嗯?!”

    只见墨渊上神冷冷地扫了自己一眼,开口说道“离怨是司音杀的!”

    “那位翼族公主从头到尾,没有打死一位天族将士!”

    “反倒是……”

    剩下的话,墨渊并未说出口,可央措又如何能不明白这位大神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