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师祖再不出手就晚了!

    营帐内。

    听了墨渊话的央措,一脸惊慌,紧接着又义愤填膺。

    像是饱受天大的冤屈一般,据理力争,“墨渊上神,桑籍死于擎苍之手,我为他报仇何错之有!那翼族公主虽未取一个天族性命,可她却是翼族公主,擎苍之女,注定与我天族难以善了!”

    “上神若是不愿惩处司音,直说便是,又何必往我身上泼脏水,四海八荒赞誉的上神墨渊,也不过如是!”

    说着,央措直接气愤地走出营帐。

    直到走出数十米远,才心神一松,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墨渊,今日你们师徒之辱,央措来日必报!”

    回想帐中幸灾乐祸的众仙神,央措双手紧握成拳,青筋暴起,心中迁怒,对导致这一切的墨渊师徒恨之入骨。

    暗搓搓决定,以后有机会,定要让这对师徒颜面扫地。

    过了央措这个小插曲,天族众仙神统领在墨渊的组织下,紧锣密鼓地安排战事,调整部署。

    更是对事先制定的阵法图,进行相应的修改。

    随同作战的瑶光上神询问其因。

    墨渊淡定地说道“前些时日,有人潜入昆仑虚,盗走了这次兵防的阵法图。”

    阵法图事关重大,关系到此番大战的成败,绝不容许出现一丝一毫的错漏。

    如今在这个紧要关头爆出这样的消息,众神莫不色变。

    倘若不是墨渊在军中威望甚重,无人能及,向来战无不胜,战神之名深入人心。

    给了众神不少底气,恐怕他们早就破口大骂。

    开口问责。

    即使如此,众神也是面色凝重,略带不满。

    瑶光上神一直密切关注着墨渊的一举一动,见墨渊神色轻松,镇定自若,就知道对方心中肯定早有对策。

    再转眼看了一下跟她不对付的司音和令羽。

    以及帐中同为墨渊弟子的叠风上神。

    忽然神色一动,眼中流露出一丝兴奋,试探着问道“墨渊,你可是早就发现了翼族的图谋,故意让他们盗走了阵法图?”

    说到这里,瑶光上神略一思索,继续问道“你可是想要引君入瓮,将计就计?”

    “不错!”

    投给瑶光上神一个赞赏的眼神,墨渊点头承认。

    见此一幕,帐中原本提心吊胆的众神,顿时心中一松。

    “还好!还好!”

    尽管心中有点腹诽墨渊上神说话的大喘气,可众神更多的是欣喜若狂。

    “上神,不知接下来我等将要如何做!”

    “此事本座早就准备,除了部分阵法图不变,其余阵法略微调整,表面上看不出与原先有何差异,可一旦翼族大军想要冲阵,立刻就会陷入包围之内,损兵折将,这场仗也就胜了!”

    ………………………………………

    夜正微凉,天光略微破晓。

    尚未完跳出地平线。

    天族大营外,就响起一阵阵骚动,却是翼族趁夜偷袭。

    强渡若水河。

    被早有防备的天族发现,一时间大战再起。

    整个战场,剑光如瀑,纵横成网,来往穿梭。

    上神不断施展惊天大术,神通对轰。

    擎苍和墨渊更是大打出手,天崩地裂。

    足足鏖战半个时辰。

    这时翼族阵型忽然一变,犹如冲锋的长枪,上空更是凝结一尊巨大的麒麟虚影,朝着天族防护罩而去。

    一击即中天族阵法的薄弱之处。

    咔嚓!

    整个遮住长空的防御阵法出现道道巨大的裂痕,向远处不断蔓延。

    顷刻间,如玻璃一般破碎。

    不少天族将士受到反噬,口喷鲜血。

    “哈哈哈!”

    九天长空,正与墨渊激烈交战,生死搏杀的擎苍,见此一幕,兴奋地狂放大笑。

    “墨渊,看到了吧!今日你必败无疑!”

    “攻!”

    墨渊面无表情,对擎苍的话充耳不闻,见翼军已经进入包围圈,立即发布命令。

    声音透过法力,传遍整座战场。

    霎时间,原本还处于劣势的天族大军气势忽然猛得一变,岌岌可危的局势随着天兵阵形的变换,瞬间倒转。

    战力大增。

    变守为攻。

    开始压着翼君打!

    “你!是你!好一个天族战神,墨渊,本君倒是小看了!”

    见翼军在天族大军的攻杀下,七零八落,丢盔弃甲,死伤惨重。

    擎苍气得身子发颤,如梦初醒,知道自己被眼前的墨渊给耍了。

    “你是故意让胭脂盗了阵法图?”

    “是!”

    墨渊直言不讳的承认,趁着擎苍心神激动,手中轩辕剑忽然光芒大作,犀利的剑光笼罩擎苍。

    擎苍感觉自己元神发冷,隐隐不稳,强行压下心头的悸动,跟墨渊再次大战在一起。

    强者交手向来是一步失步步失。

    哪怕擎苍拼尽力,也难以力挽狂澜。

    翼军大败溃输,擎苍更是逐渐被墨渊压着打。

    眼见大势已去,擎苍强行荡开墨渊的攻击,喉咙耸动,咽下涌入喉间的一口甜腥,忽然癫狂大笑。

    长发披散狂舞。

    “墨渊,即使翼军战败又如何!你永远赢不了我!”

    擎苍翻手,掌心多了一口小巧的铜钟,造型古朴,转动之间浮现大片玄妙至极的大道符文。

    随着他朝上用力一抛,钟声大作,响彻四海八荒。

    整个钟身更是不断壮大。

    遮天盖地。

    一股毁灭的恐怖气息弥漫开来。

    大片的红莲业火焚天噬地。

    无数的翼族和天族生灵,被吸入钟内,化为灰烬。

    魂飞魄散。

    整个被冰封的若水河连带周围山岳地域,都不断被吞噬。

    四海八荒都隐隐受到波及。

    九重天摇晃,青丘五荒动荡,四海波涛汹涌。

    所有上神级数的存在都被惊动。

    “东皇钟!”

    “还真是可怕!”

    “擎苍怕是真疯魔了!”

    “东皇出,四海灭,八荒崩,面对这毁天灭地的东皇钟,不知墨渊上神会如何应对?”

    ……

    “墨渊,这东皇钟是你所造,今日本君就用它为你送葬,你也算是死得其所!”

    见到东皇钟的威力,擎苍信心倍增,操控着东皇钟,朝着墨渊镇压而来。

    “师傅!”

    “墨渊!”

    “上神!”

    ……

    天族阵营中,所有人都色变,哪怕是央措也不例外。

    墨渊战神身为父神嫡子,可是四海八荒的定海神针,倘若他都制服不了东皇钟。

    首先倒霉的就是他们。

    接着便是天族。

    哪怕是对神尊有信心的白浅,见到这恐怖至极的一幕,也心神动摇,惊慌失措。

    尤其是见到墨渊上神竟然有以元神生祭东皇钟的想法后,更是吓得面容失色。

    忍不住痛呼一声,“师祖,再不出手就真的晚了!”

    似乎是白浅的话起了作用。

    又或是时机成熟。

    随着她话音一落,天地间蓦然出现一道血色亮光。

    璀璨夺目,耀眼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