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擎苍跪了

    随着白浅话音一落。

    天地蓦然萧索,充满肃杀之意。

    一抹璀璨夺目的血光出现在天地之间,由远及近,速度极快。

    明明之前还在极远处,眨眼间,就到了近前。

    所过之处,天地一片血红。

    充斥着无穷无尽的杀意。

    令所有生灵都遍体生寒。

    哪怕是瑶光之流的远古上神,也是骨寒毛竖,在这片血光中瑟瑟发抖。

    不敢妄动。

    仿佛只要有所异动,就会立刻灰飞烟灭。

    绝望、死寂、看不见光明的黑暗。

    恐怖绝伦的气势席卷四海八荒。

    而直面血光的擎苍更是首当其冲,直觉自己被一股难以匹敌的锋锐剑意笼罩。

    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甚至自身都被血光禁锢,动弹不得。

    一柄血色长剑划过天际,犹如奔雷闪电。

    铛!

    咔嚓!

    在所有关注此战生灵瞠目结舌的目光中,令他们忌惮不已,甚至心生绝望的东皇钟,就一剑挑飞。

    在空中打着转,越来越小,最后恢复成拳头的古钟。

    不过却灵光暗淡,显然威力大损。

    嗖!

    眼睁睁看着东皇钟破空而起,飞入昆仑虚。

    众神不是不想要,而是不敢伸手。

    面对这恐怖绝伦的一幕,谁都不想在这个时候招惹那位神尊。

    没错!

    通过东皇钟的去向,众神已经猜到,应该是那位隐居昆仑虚的神尊出手了。

    尤其是天君,哪怕心中气得跳脚,吹胡子瞪眼,也只能无奈地看着,自己觊觎已久的东皇钟,重新落入昆仑虚。

    同时,对那位太玄神尊前所未有的重视和忌惮。

    一剑西来。

    李天生十万年磨剑,感悟剑道,孕养剑意,打磨剑心。

    剑道神通早就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这次十万年后的头次出手,就惊艳了整个四海八荒。

    血道杀剑第一次在这方世界彻底显威。

    哪怕是达到后天至宝级别的东皇钟,面对历经数个世界,在厮杀中成长,进化到不弱于它的血道杀剑。

    因为操控者的强势,也落于下风。

    噗!

    东皇钟内的元神烙印在这一剑下彻底消散,擎苍难以置信,口喷鲜血。

    旋即便见那道通天血光余势不减,血道杀剑穿胸而过。

    “我竟连你一剑也接不住了!”

    擎苍面色苍白,一脸衰败萎靡,身上的力量在飞速流逝。

    连千锤百炼对身体和元神都在不断消失。

    十几万年前的大洪荒时代,自己尚且能与那位神尊过上几招,眼下却只有被秒杀的份。

    哪怕是他见惯了风浪,实力也在进步,此刻也莫名感到不凡、荒唐和幻灭。

    “除了跟父神交手外,师尊从未力出手过!”

    东皇钟被破,墨渊上神自然停止了用元神生祭的举动,看着不甘的擎苍。

    有些于心不忍,觉得应该让对方临死之前,知道事实的真相。

    “师尊曾说,当日翼界一战,他用了五成力!”

    擎苍……

    “太玄!”

    伴随着不甘的怒吼,擎苍直接化为灰烬,彻底陨灭。

    这场让四海八荒动荡的战争,终于落下帷幕。

    翼族投降,送上至宝,以表真心。

    不知所踪的翼族二皇子离镜,被东华帝君亲封为新的翼君。

    翼族花费数百年的时间,终于在人间一处名为龙阳阁的地方找到离镜。

    这位新任翼君已经成了人间的传奇。

    百年不老,青春常在。

    被誉为仙人。

    偏偏他又出身nan风馆,以至于所有渴望长生的人,无论男女都希望能一亲芳泽。

    当时,翼族人找到他的时候,对方正舒服地享受着。

    场面不忍直视。

    被迎接回翼界,费劲心力恢复法力后,直接长长久久地缩在翼界不出。

    便是翼界的求偶风向也有所改变。

    毕竟,百年下来已经成了习惯,甚至成瘾,想要改回来,千难万难。

    偶尔出现在四海八荒,也是直接赖在十里桃林。

    用他对折颜上神和白真上神的话说,他们是同类。

    为四海八荒增添了不少风流韵事。

    而翼界也因此再也构不成丝毫威胁。

    同样,经过若水一战后。

    九重天的天族皇室也与昆仑虚彻底交恶。

    原因是大皇子央措恼羞成怒,将桑籍之死归咎于墨渊师徒。

    竟然找机会,对司音上仙下手。

    结果,他低估了司音的实力,经过李天生摧残的这位青丘帝姬,实力可怖。

    不仅有玉清昆仑扇傍身,还学了几式李天生的剑道神通。

    杀伐无双。

    直接将伏击自己的仙神杀得七零八落。

    更是一剑削断了央措的臂膀。

    不过,白浅也没讨得了便宜。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盖因围攻她的人中,有三位顶尖上仙。

    好在她被随后赶来的昆仑虚弟子所救。

    返回昆仑虚养伤。

    而九重天,天君也大发雷霆之怒。

    既恼恨司音的不知好歹,敢杀害天族上仙和自己儿子。

    又恼怒央措冲动鲁莽,竟然暗中带人围杀司音。

    若是成功还好,大可瞒天过海,祸水东引,嫁祸给他人。

    偏偏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损兵折将不说,更是暴漏了身份。

    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

    更是让自己成了独臂。

    丢了天族好大的脸面。

    若不是桑籍已死,彻底魂飞魄散,连一丝复生的可能都没有。

    若不是三儿子连宋不靠谱,每日只知晓风花雪月,不堪大用。

    更不喜政务。

    矮子里拔高个,也就央措还勉强能看。

    他一定会处置了这个儿子,发配北海,平息昆仑虚的怒火。

    可眼下桑籍因为墨渊师徒的见死不救而惨死若水河畔。

    大儿子央措又身受重伤。

    天君再如何忌惮昆仑虚,也难以咽下这口气。

    尤其是在他带着央措前去寻找药王,想要央措断臂重生,却被告知再无可能的时候,更是对昆仑虚深恶痛绝。

    他曾不顾面子,私下里向医术最好的折颜上神求助。

    却被对方直截了当的拒绝。

    理由是“昆仑虚跟他关系最近”!

    而那位同在桃林的七杀上神,更是不怀好意,言语刁钻。

    “天君,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可长得丑还眼瞎到不自量力,就真的是你的错!你二儿子桑籍,长得不好看,你又亲自说过必要时,会舍生取义牺牲对方,现在却将责任推到昆仑虚头上,报复失败,还敢厚着脸皮来求助。”

    “谁知道你们这群人会不会恩将仇报!昆仑虚上下竭尽力,浴血疆场,替天族镇压翼族,你们却到头来恩将仇报,暗地里下手,啧啧!果真是人丑好作怪!”

    “人间有句话,叫上梁不正下梁歪,天族大皇子和二皇子,能有此劫,天君还是自省得好!”

    ……

    一场交谈不欢而散,天君气得火冒三丈,有心动手,却知道双拳难敌四手。

    十里桃林有折颜、白真和七杀三尊上神,尤其是折颜和七杀,均是不弱于他的强横存在。

    若是动手,成功击败对方,他自然威望大盛,挽回天族皇室日益下降的名声。

    可倘若他战败,对他就是雪上加霜。

    于他的统治极为不利。

    只能狼狈返回,从此更是恨上了十里桃林。

    可这不是最糟心的,更让他难堪的是,等他返回九重天后,护短的墨渊上神正等着他。

    墨渊也知道昆仑虚与天君积怨已久,如今爆发出来,不过是恰逢其会。

    也不愿意多说,直接与天君划下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