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 司音是女装大佬

    可惜,天君自持身份,又怕打不过墨渊。

    毕竟,人的名,树的影。

    他有自知之明,真要跟墨渊打起来,自己败多胜少。

    上神里面也分三六九等。

    他虽然不弱,实力甚至算得上数一数二。

    但跟墨渊、东华相比,还是差了一丝。

    不过,输人不输阵。

    既然双方注定难以善了,天君自然不能示弱。

    直接亲自出面,请出了元始天尊的弟子慈航真人。

    拜托对方看在同处九重天的份上,出手应付墨渊。

    天君亲自相请,慈航真人自然不好驳了对方的面子。

    本想与墨渊交谈一番,推心置腹,了解双方恩怨。

    谁知墨渊根本不为所动,只好动手较量。

    一个是战神,威名赫赫,一个是道家一脉的高人,道法无边。

    两人交手着实吸引了不少看客,一番龙争虎斗,最后还是墨渊更胜一筹。

    最后使出一招传自李天生的乾坤剑道,轩辕剑出九天动,乾坤颠倒,阴阳错乱。

    险胜慈航。

    这一战,昆仑虚再次声威大涨。

    慈航真人虽败犹荣。

    盖因道人真人、天尊一向德高望重,善于论道,对外的形象一贯不善争斗,就是教徒、炼药的本事极佳。

    这次普一出手,就惊艳四海八荒。

    令人不敢再小觑,将他们纯粹当作吉祥物挂起来尊敬。

    天君也仿佛有了底气,频频与道家交好,各种传教活动大行其道。

    更允许神族修行道家功法。

    以道家为旗,各取所需,跟昆仑虚针锋相对。

    一时间,整个天族热闹非凡。

    …………………………………………

    昆仑虚。

    “如何?”

    看着回来的墨渊,李天生给对方倒了一杯茶,问道。

    “道家插手,实力不容小觑,以往还真是忽略了他们!”

    墨渊轻抿一口茶,喉咙耸动间说道。

    “道家?”

    李天生闻言恍然。

    这方世界同样有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和慈航真人。

    当初,看电视时,还注意过他们。

    只是,他们在此方世界,纯属惊鸿一现。

    这方世界还是神族天下,始于道家一脉的仙神虽德高望重,却有名无实。

    如今得了天君支持,推到前台跟昆仑虚打擂,怕是很快就会鲲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事实上,也正如其所料,得到机会的道家,在四海八荒迅速壮大。

    开办法会的时间越来越长,也越来越频繁。

    极力扩大道门的影响,传播玄门仙道。

    很是得到一批神族拥簇。

    便是少有的上神,也有几个被忽悠,改换门庭,转修玄门道法。

    与昆仑虚分庭抗礼。

    而昆仑虚同样不甘示弱,将擂台战发扬光大,还另设了一门玄门英才榜。

    以显气度。

    定期举办不弱于玄门丹会的乾坤会,所展示的数钟丹药,各有玄妙,令众神趋之若鹜。

    昆仑虚三代弟子中上仙更是层出不穷,行走于四海八荒,传道授业,收徒开府。

    更有神尊和墨渊上神,不时宣讲大道。

    尤其是其中涉及的斗战神通,更是令四海八荒众生眼前一亮。

    更讲究有教无类,凡是到昆仑虚的生灵,尽可听道。

    昆仑虚的名头更加显赫。

    ……………………………………

    昆仑虚。

    “司音拜见师祖!”

    李天生抬手托起来人,看着疑惑不解的白浅,说道“白浅,你该回青丘,见一见自己的父母亲人了!”

    白浅!!!

    “师祖,司音实在不知师祖之意!”

    “折颜的法术虽然厉害,可却瞒不过本尊与墨渊的法眼,自你进入昆仑虚,就已经看出你是女子,加上哪个敢蒙骗师傅的折颜和青丘传闻,你的身份并不难猜!

    况且,本尊初见你时,还曾试探于你!”

    一场谈话,白浅不得不自爆家底,也得到神尊和墨渊的允许,可以在昆仑虚以女装示人,表明身份。

    盖因昆仑虚以后,同样会择优选取一些女弟子。

    尽管只是四代弟子。

    当然,重新换上女装的白浅,自然少不了被一众师兄弟调侃。

    “小司音,莫非你就是神尊昔日曾经说过的世间奇物,女装大佬,大d萌妹!”

    这是日常调皮的子澜发话,他性情活跃,说话做事喜欢直来直往,经过李天生一番调教后,悟透道法自然的道理,成功进阶上仙后。

    就更加随心所欲。

    越来越有不拘小节的势头。

    倒是白浅被这番话说得十分尴尬,无地自容。

    “胡说什么!小师弟怕是女子之身,乔装打扮才来昆仑虚求道的吧?”

    叠风上神好笑地看了白浅一眼。

    “还是大师兄慧眼识珠!”

    “哎!大师兄是真人,只有我们这些不成器的师兄是瞎子,看不出你堂堂的司音上仙,竟然是个货真价实的美娇娘!”

    令羽抱怨道。

    令白浅更加爆囧。

    一场师兄弟(妹)间的玩笑过后,白浅在墨渊异样的眼神中,离开昆仑虚。

    ………………………………

    青丘。

    青山葱荣,绿水常青。

    古木成片,藤萝攀援。

    到处都是大自然独有的盎然生机。

    这里是狐族世代生存的地域。

    不同于奢华的九重天,遵循大洪荒时代传下来的习俗生活。

    崇尚自然,随性自由。

    无论是生活,还是行事,都透着一股随心自然的味道。

    今日,青丘狐狸洞。

    迎来一位不速之客。

    天君跟狐帝按主宾分坐,没有简单的寒暄,也没有往日狐族招待贵客的热情似火。

    反而透着几分不加掩饰的恶意和不善。

    “天君日理万机,不知此番前来青丘,究竟所谓何事?”

    看着面色不善的狐帝,天君仿佛一无所觉,带着几分亲切的笑意,慢悠悠地跟狐帝聊着,缅怀大洪荒时代,两人存有的几分少许战友情。

    惹得本就对他不欢迎的狐帝,更加不耐烦,插嘴打断对方的话,“天君还是有话直说,过去的已经过去,我青丘向来有一说一,心直口快,学不来天族的弯弯绕绕,一句话说出来还要在心中琢磨个三五遍的拐弯抹角,还是直接道明来意的好!”

    天君……

    …………………………………………

    被狐帝再次怼的天君,脸色一僵,没了继续缅怀过去的兴致。

    “狐帝,朕知道你与十里桃林的折颜关系匪浅,因为昆仑虚和折颜之事,对朕有多不满,可你并非孤家寡人,能够意气用事。

    何必因折颜一事迁怒本君,你我各自论交,未尝不可!”

    天君苦口婆心,颇有为狐帝着想的意思,“远古众神先后应劫离世,唯有天族、凤族和九尾狐族堪称神族三脉,可凤族繁衍艰难,实力凋零,唯有天、狐两族实力雄厚。

    朕听闻狐帝幺女白浅待字闺中,尚未婚配,我之三弟连宋天纵奇才,在天族年轻一代中无人能出其右,想与狐帝结个善缘,为他求娶帝姬白浅,日后天族定与狐族相互扶持,共同进退。

    倘若他日天宫与昆仑虚恩怨难解,爆发冲突,狐帝只要两不相帮,置身事外,静观其变即可!

    如此一来,也不算辜负狐帝与折颜的情谊,更不会偏帮白真上神和帝姬白浅,不知狐帝意下如何?”

    说完,天君目不转睛地盯着狐帝,大族联姻,对双方都会大有裨益,只要是上位者,皆会为权力趋势,为利益动心。

    何况,他的提议对狐帝百利而无一害,白止没有理由不答应。

    可惜,被儿子拖后腿的他这趟造访青丘,注定要以失败收场。

    天君不敢置信地瞪着狐帝,若不是场合不对,他都要忍不住伸手掏一掏自己的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儿子屡次三番欺负我女儿,还想让小女嫁到天宫,痴心妄想!”

    见天君一时愣住,狐帝再次重复一遍刚才的话。

    语气更加不爽。

    “狐帝是否误会了,这事从何谈起?”

    天君一头雾水的追问,觉得自己很冤枉。

    旋即,又有些神色不定,因为他想到自己儿子连宋风流的性子,被他撩拨过的各族仙子,这么多万年下来,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有的春风一度,有的日久生情,有的浅尝辄止,有的情深缘浅……

    不一而足!

    数量多到自己都数不清,更别说他爹。

    但却毫无例外,都有一个共同点,最后都被辜负。

    因此,天君也说不准,究竟他那个坑爹的三儿子有没有祸害过狐帝的小女儿。

    脸上浮现一抹难言的尴尬。

    可旋即不知想到什么,忽然又一脸兴奋,“狐帝,小儿事先唐突令女,着实可恨,可他也对白浅帝姬情根深种,念念不忘,为此前辜负令嫒之事痛苦万分,相思成疾。

    只是白浅帝姬当时隐姓埋名,多番查探后才知晓她便是青丘帝姬白浅。

    这才忙不迭地催促本君,前来青丘提亲,愿与帝姬重修旧好,恩爱一生,白首偕老。”

    “无耻之尤!”

    天君一番胡搅蛮缠,自以为是的话,令狐帝暴怒,愤然地拍案而起,手指颤抖,指着天君,咬牙切齿道“好一个九重天君,天族主宰,竟然在这狐狸洞中,当着我的面,污蔑我女儿的清白,玷污她的名声,当真是欺人太甚!”

    天君……

    难道事情的真相不是如此?

    天君觉得自己有些失智,最近行事太过心浮气躁了些。

    没有往日的沉稳。

    实在是昆仑虚越来越大的声势和自己家一堆麻烦事,让他疲于应付。

    更别说还要日理万机地处理公务。

    而原本被当作利刃的道家玄门,数百年来发展迅猛,本就不弱的底子打基,如今更是发展成为不容小觑的庞然大物。

    哪怕他身为天君,为了增加自己的筹码,同时平衡各方力量,让自己稳坐钓鱼台。

    也需要青丘力量的支持。

    所以,虽然有些甩脸子,跟对方发飙,天君还是不得不耐着性子,沉声问道

    “狐帝此话到底何意?”

    “你还真是糊涂!”狐帝不屑一笑。

    天君……

    真以为他不敢翻脸!

    可惜,这次狐帝没给他丝毫开口的机会。

    “青丘帝姬白浅,本君幺女,正是昆仑虚墨渊的小弟子,司音上仙!”

    天君!!!

    “白浅就是司音!”

    天君惊呼脱口而出,感觉被五雷轰顶一般。

    倘若真是如此,自己今天注定要白跑一趟。

    甚至还会有一个大敌。

    “狐帝莫不是在说笑?”天君不死心地问道。

    “你看本君像是在开玩笑吗?”

    与此同时,带着几分欢快的悦耳女声,自狐狸洞外传来。

    “阿爹!阿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