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一章 明生重生

    “阿爹!阿娘!”

    狐狸洞外,传来欢快悦耳的女声。

    闻言,洞内的狐帝和藏在内洞的狐后,都不约而同的起身,一脸激动。

    目光定定地看向洞口。

    一位身着碧绿罗衫,手持一面精美玉扇的少女出现在那里。

    带着仿佛三月阳春的微笑,款款而入。

    肌肤赛雪,眉目如画。

    清纯中透着几分魅惑。

    哪怕是在仙子云集的四海八荒,其容貌也无人能及。

    堪称第一。

    “你这丫头,还以为你要一直待在昆仑虚,有家不回的狠心丫头。”

    狐后嗔怪一句,点了点挽住自己手臂的臭丫头。

    他们早就接到昆仑虚太玄神尊的传音,不用再刻意隐瞒白浅就是司音这个秘密。

    “阿娘……”

    一番久别重逢的亲人热情寒暄后,白浅这才将目光对准天君,略微行了一礼,免得对方在礼仪上找自己麻烦。

    说她不懂规矩,让人借题发挥。

    同时,也明白了神尊师祖遣自己回来的用意。

    这是怕自己阿爹被天君忽悠,让她回来把关。

    将事情搅和黄了。

    不过,目前看来,自己阿爹还算给力,天君的面色十分不好看。

    想来事情并未谈拢。

    “你是昆仑虚的司音!”

    天君大有深意地看着白浅,目光深沉,对狐帝刚才的话,不由地相信了几分。

    心更加沉入湖底。

    他曾经见过司音,如今白浅的相貌跟对方至少有八成相似。

    唯一的不同,在于气质的差异。

    可这无伤大雅。

    “是!”

    白浅直视天君,目光毫无躲闪,坦坦荡荡。

    “那你也是白浅!”

    “是!司音就是白浅,白浅就是司音!”

    白浅斩钉截铁的回答,让天君彻底死心。

    心中的念头更是百转千回,他想到很多。

    譬如,为何堂堂一位青丘帝姬,要隐姓埋名,乔装改扮,拜师昆仑虚?

    究竟是纯粹的拜师学艺,还是另有目的?

    莫非青丘与昆仑虚早有勾结?

    ……

    一个个念头在天君脑海闪过,看向狐帝和白浅的神情更加高深莫测。

    “狐帝技高一筹,本君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说完,天君转身离去。

    没了青丘,还有其他大族,总有一个会与他合作。

    至于跟青丘联姻之事,自得知白浅就是司音后,就绝无可能。

    盖因央措与她有着不死不休的仇恨。

    即使他再冷血,也从未想过要自己孩子的性命。

    不过,眼见青丘人才济济,上神层出不穷,便是白止家的小帝姬未来也有成就上神的底蕴。

    天君自然心慌,央措算是半废,连宋又不是做天君的料子,就是他强行送他上位,也难以功成。

    还是要让央措发挥余热,生下优秀后辈为妙。

    望着天君气急败坏的身影,白浅眼珠一转,忽然想起那位十里桃林七杀上神的作风。

    忍不住开口说道“无事不登三宝殿,阿爹,这丑陋不堪的老泥鳅来狐狸洞做什么?”

    被惊呆的狐帝……

    这出口成脏的女狐狸绝不是自己闺女。

    身子僵住的天君……

    好得很!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今日之辱,本君记下了!

    “他是为儿子向你爹求亲的!”狐后不甘寂寞的开口。

    “连宋喜欢老男人?”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你当谁都是折颜那个老凤凰!”

    “是为你!”

    “天族就是男人都死绝了,我也绝对不会嫁到天宫!”

    “天宫就没一个好男人!”

    这番话隔着法力,传入刚出洞的天君耳中,更加气得他火冒三丈,一甩衣袖,脚步更加匆忙。

    啪!

    望着天君略显狼狈的身影,狐后气恼得拍了白浅一巴掌。

    “以后不许拿你阿爹戏言!”

    “还是少倌知道心疼你,不像你个没良心的小丫头!”

    被撒了一波狗粮的白浅……

    “不过,这天君……啧啧!”

    “多行不义必自毙!天君一家太过算计,天道循环,迟早要清算因果!”

    白浅不以为然地说道。

    ………………………………………………

    昆仑虚。

    李天生和墨渊看着莲池内,肆意绽放的金莲。

    没了原著中墨渊生祭东皇钟,眼下的他活得好好的。

    自然不用让自己的孪生兄弟改投他胎,经过数百年的蕴养,如今已经能简单的显化人前。

    让人见到他的实体。

    李天生给他起了一个新的名字——明生。

    寓意明朝辉煌,旧去新生。

    现在,他要用金莲藕,为明生造一具新躯。

    将莲藕摆成人形,挥手划开墨渊的手掌心,任由精血不断流下,落入金莲藕中。

    莲池中的金莲藕不凡,乃是这方世界的第一朵莲花。

    功效不下先天神物,便是李天生都有些眼馋。

    而伏羲嫡子的鲜血,在这方世界,蕴含无尽造化。

    玄奇莫测。

    更能增加金莲藕的玄妙。

    增强明生重生后的身躯底蕴。

    李天生向前一步,探手一指,一面人头大小的圆盘虚影浮现而出。

    玄妙至极的大道符文若隐若现,仿佛蕴含无穷无尽的魅力和玄妙。

    绽放六色光彩,旋转之中,仿佛天地归于混沌,生灵转头重来。

    哪怕是强如墨渊,一时没有防备,都陷入进去。

    目光呆滞,陷入危境。

    大有元神离体之势。

    “醒来!”

    李天生淡漠的声音仿佛晨钟暮鼓,又如黄钟大吕,发人深省,震耳欲聋。

    令墨渊瞬间清醒,心有余悸地看向李天生。

    昨日,听师尊说起,有方法可以让孪生兄弟不投胎,只需百年就可重生的法子后,他大喜过望。

    这可比他还要独自蕴养金莲万年的法子好太多了。

    今日这一线生机,恐怕真要落在这古怪的轮盘上。

    “师尊,这是?”

    “六道轮回盘!”

    李天生淡淡地回应。

    这是他在上个世界收复后土大帝后,获得的无上神通。

    在此方世界的十几万年,除却增进修为,以此方世界的底蕴增加自身积累,为大罗之道打基础外,也修行、感悟了不少神通。

    而这门六道轮回盘正是他参悟了一丝轮回法则后凝成的。

    可以模拟部分胎中造化的玄妙。

    随着他伸手一推,六道轮回盘悬浮在金莲藕上空。

    道道轮回神光不断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