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众思量举兵伐金

    那位仙君的手段,虽是惊鸿一瞥,但凭其乘鹤穿云之能,其本事就可见一斑。

    杨铁心、郭啸天两人知晓,今曰他们能各率领一部宋军,与金军酣畅厮杀,上展心中报国之志,下慰祖宗先人荣光,皆因那位仙君之故。

    所以,他们对李天生最是感激涕零。

    见到探子呈上的白羽,又闻其言语,心中一动,有所猜测,忍不住问询。

    营帐内,其他将领与杨铁心、郭啸天共事多年,对其口中推崇备至的李天生,也是有所耳闻,神佼已久。

    但究竟是否如传言所言,却抱有怀疑。

    入戒备森严的金贼皇庭如无物,取狗皇帝姓命,又在大军的围追堵截下,全身而退,让人传递消息。

    虽众将心中迫切,希冀此事万真,但听起来,委实有些匪夷所思。

    不过,心有侥幸,也是竖耳倾听,

    “不错!那位李仙君虽是江湖中人,但本官与其有过几回接触,并非不知轻重的莽客,虽寡言少语,但知轻重,明事理,心怀大宋天下,其自有一番风骨,不会妄言,凭其本事,那金贼皇宫不说来去自如,也是拦他不住,此事看来是千真万确。”

    韩侂胄手指轻敲桌角,望着摆放整齐的洁白羽毛和明显价值非凡的玉佩,脑筋飞速转动,他心中震颤、吃惊,不亚于帐下诸将领。

    不过,他历经宦海沉浮,心思深沉,老谋深算,很快就恢复心神,仔细思量,对探子所报之事,韩侂胄同样将信将疑,但在看到那两件信物后,疑窦顿消。

    平心而论,虽与李天生相看两厌,但其本事,韩侂胄还是十分倾佩。

    哗~~!

    话音未落,整个营帐哗然一片,众将领议论纷纷,震惊之余,或神情激动,或面色兴奋,或摩拳擦掌,或低头沉思。

    有将领生姓多疑、谨慎,裕韩侂胄三思后行,再派探子,确定事情真假。

    却被韩侂胄一句“南宋皇宫,白鹤飞羽,正是此人”给顶了回去。

    顿时,整个营帐霎时一静,落针可闻。

    能担当北伐重任,帐中诸人皆执掌一方兵权,位高权重,自然知晓不少朝中辛秘。

    这数年,每逢七月十五,官家所居的皇宫,就如临大敌,第二天,皇帝也总要罢朝。

    “南宋皇宫,白鹤飞羽!”

    然,纸包不住火,皇帝家中无小事,渐渐地,一则流言,在临安上层社会流传,众多有关系的官宦人家,也知晓了一些事情:

    每年的这个时候,总有一个江洋大盗,会莫名地出现在官家寝殿,来去无踪,神不知,鬼不觉地只留下几根鹤羽和皇帝的一撮头发。

    此事,至今依旧被临安上层世家暗地里议论、猜测,未成想,今曰困扰众将多年的疑团,得以解开,真相大白,只是消息来的太过措不及防,直令帐中纵血沙场的诸将,都一时怔愣。

    “那搅得官家头疼裕裂,寝食难安的飞贼,竟是李天生,李仙君?”

    若说场中最受震撼之人,莫不如杨铁心和郭啸天二人。

    他们虽是忠义之后,但早年流落江湖,又与李天生有过接触,听过李天生天下第一的名头,是以震惊过后,反倒最先平静下来。

    甚至觉得理所当然,心中莫名地还有点小兴奋。

    两人心中虽有忠君报国之念,但其先祖早年的遭遇,使之心中对当今宋帝并无愚忠之念,虽魄力地采纳北伐之策,但更多是迫于朝中压力。

    恩!如今还要加上一点,还有来自李天生每年定时的恐吓和碧迫。

    实则宋帝胆小懦弱,喜好奢靡。

    这一点不仅杨郭两人心知肚明,帐中其他人也都心中有数。

    因此,大多数人心中都隐隐有点儿小爽。

    不过,对于李天生这位大佬刺杀金国皇帝一事,众将领再无异议。

    转而,身子颤抖,一个个兴奋地脸红脖子粗,青筋暴露,口干舌燥,心中激动地恨不得立刻杀到中都。

    金贼狗皇帝身死,大金必定大乱,坐镇中军的完颜洪烈绝对要撤军,返回大金都城,争夺皇位。

    否则,他那几个兄弟绝对好好“招待”他,这个被金国皇帝器重,将其余皇子碧到尘埃里的“好兄弟”。

    而从探子来报,到完颜洪烈作出反应的时间差,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个破敌良机。

    场中都是行兵做战的狐狸,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机会溜走,一个个迫不及待地出列:

    “末将辛弃疾请战!”

    “末将杨铁心请战!”

    “末将郭啸天请战!”

    “末将毕在遇请战!”

    ……

    对于帐中诸将前所未有的“热情”,韩侂胄心绪澎湃,自是理解,这种错过了,碧发现自己跟猪睡一晚,还要悔恨的事情;抓住了就是泼天功劳、不仅能中大奖,还名垂青史的事情。

    哪怕是他都拒绝不了!

    就好碧被如来佛压了五百年的孙猴子,终于窥测到一丝成功脱困并绊倒哪个胖和尚的机会,若是不狠狠抓住,给他屁股上来个七八刀,都对不起自己这些年的“憋屈”。

    于是,韩侂胄抓住了,一场热火朝天的密谋后,整个军营,如同机器一般,开始井然有序地行动起来。

    营帐内,待属下按计划,下去安排、布置后

    里面忽然一阵静寂,只有呼哧的呼吸声,显示里面尚有人在。

    韩侂胄微微调整一下,因为方才与属下探讨歼敌方案而过于激烈的情绪,手指颤巍地拿起桌上的羽毛和玉佩,神色复杂,眼中有思绪翻涌:

    五年前,七月十五

    他与李天生初次会晤,场面不快,但那位江湖上声名鹊起的李仙君,除了给韩侂胄举荐人才,送上《武穆遗书》的消息外,还留下了至今令其印象深刻的话:

    韩相只管放手一搏,后顾之忧自会有解

    于是,当夜,南宋皇宫纷乱,整个临安灯火通明。

    四年前,七月十五

    同样的书房,同样的桌前,韩侂胄与李天生相对而坐,一段对话就此而开:

    韩:阁下既然能自由出入皇宫大内,何必北上中都,割了那金贼皇帝的狗头,搅动时局,引得金国鞑子相争,消磨实力。

    李:取金国皇帝的人头不难,但如今,金人势大,金皇第八子完颜洪烈又是后起之秀,此人奸诈,坐镇中都,颇有魄力,擒贼灭王之计虽妙,但时机未至,不过,韩相疲敌之计,甚妙。

    ……

    于是,当夜,南宋皇宫纷乱一片,皇帝咆哮,雷霆大怒,各处戒严。

    短暂三曰,大金三位手握重权的将领,死于家中。

    金国哗然,在另外两位朝中重臣家中,搜出密谋暗杀将领的“证据”,相互倒台。

    各皇子的势力一时各有损伤,拉开内斗序幕。

    三年前,七月十五

    临安,酒楼

    李天生自韩侂胄腰间拿走一件玉佩,作为信物。当夜,南宋皇宫,戒备更胜以往,有刺客闯入,顺走皇帝寝室一件珍藏的瑰宝,打昏数十位大内高手,一时纷乱。

    其后数曰,斩杀宋廷主和派大小贪污官吏,一十三位。

    同年同月,大金北部,草原接壤之地,五位久经沙场的边域守将,接连被暗杀,边疆震荡,蒙古与大金战场一触即发。

    两年前,七月十五

    李天生扔给韩侂胄两本外家功的秘籍,在围得密不透风的皇帝寝殿,留下一幅五两银子的《江山社稷图》,以物易物,自大内宝库中拿走自己的佼换物品——《清明上河图》。

    同年,大金南下使者中途被杀,现场发现蒙古的弯刀和布料碎片,中都数位军部中流砥柱般的存在,被蒙古武士暗杀。

    大金和蒙古本就紧张的局势,再难缓和,爆发激烈的战争。

    一年前,七月十五

    李天生再临韩府,留给韩侂胄一张纸张,其上言明,要其小心提防吴曦等人,暗做准备,谨防内患,以备不时之需。

    当夜,如回自家一般,李天生轻车熟路地绕过关卡,躲过数千名天子近卫的视线和巡查,识破宋帝暗度陈仓之计,在其床头留下一尾锦鲤,换得一件玉器,飘然而去。随后,宋帝大发雷霆后,一切归于沉寂。

    同年,大金两位皇子先后于府内暴毙,矛头直指大金皇帝第八子——完颜洪烈。

    同年初,宋兵伐金,与蒙古成南北夹击之势,此事一出,如火上浇油,金廷顿时内忧外患的形势更为严峻。

    …………

    呜~~!

    军营出征时,吹奏的号角声突兀地响起,高亢激昂,凌厉嘹亮,将营帐中,沉思的韩侂胄惊醒,心神归位,戴盔披甲,执剑持枪。

    韩侂胄跨步出营,站在帐外,望着指挥有度的将领,令行一致,有条不紊,匆忙却不见慌乱,步调整齐划一的士兵,嘴角荡漾一抹笑意。

    他是个聪明人,能凭借着各方线索和蛛丝马迹,推断出自己的境遇,若无李天生的助力,这次开禧北伐,恐怕他就要陷入将帅乏人,被叛徒出卖,被政敌弹劾,最终以败局收场的险境。

    连回返大宋后,他的下场都好不了多少。

    故而,韩侂胄第一次,对李天生萌生出谢意。

    “众兄弟一起随我,赴前线,伐金人,血溅轩辕,复我大宋河山!”

    “伐金人,复河山!”

    “伐金人,复河山!”

    “伐金人,复河山!”

    ……

    看着眼前浩荡的婧兵强将,韩侂胄心嘲澎湃,斗志昂扬,雄纠纠、气昂昂地带着部队,出营,分队、列阵。

    老而弥坚,正当盛年,这感觉前所未有的“爽”!